电影中国
电影从业人员的信息交流平台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电影中国杂志

关键词:杜比 - 胶片 - 影院

今年6月,亚洲首家杜比影院落户大连万达影城,至今仅半年的时间,全国范围的杜比影院已经超过十家。同时,万达影城承诺未来将建设至少100家杜比影院,并不断加快步伐。杜比影院的品质和成绩有目共睹,那么杜比实验室将如何运营和推进这个品牌?未来将如何发展?我们采访了杜比实验室杜比影院业务高级总监兼产品架构师PascalSijen和杜比实验室大中华区内容与行业合作总监柯永德,听听他们怎么说。……

首页 -> 院线动态


杜比影院:帮助电影找回胶片时代的美妙体验

2017-01-11   电影中国  

今年6月,亚洲首家杜比影院落户大连万达影城,至今仅半年的时间,全国范围的杜比影院已经超过十家。同时,万达影城承诺未来将建设至少100家杜比影院,并不断加快步伐。杜比影院的品质和成绩有目共睹,那么杜比实验室将如何运营和推进这个品牌?未来将如何发展?我们采访了杜比实验室杜比影院业务高级总监兼产品架构师Pascal Sijen和杜比实验室大中华区内容与行业合作总监柯永德,听听他们怎么说。
 
杜比影院为《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呈现出了非凡的画面,但多数观众还是为分辨率没有达到4K而觉得遗憾。这对杜比来说是不是一个遗憾?怎样理解不同分辨率对画面的影响?
      Pascal Sijen:我们和很多电影的出品方一直有很密切的合作,并共同努力将120帧的电影制作出了杜比视界格式。杜比影院的系统目前可以支持120帧2K,如果未来120帧4K更加普及,杜比实验室会考虑升级系统,去支持相应的格式放映。不过在目前放映的120帧2K版本,杜比影院得到的反馈非常不错,《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好莱坞的The Vine做过一场放映,我们邀请李安导演过来体验,他也表示杜比影院的画面很棒。
 
      在我个人来看,业界针对于高帧率、高分辨率等技术有很多实验和尝试。比如这次李安推出120帧的电影,观众对这个技术点都很感兴趣。电影在制作过程中的难度很大,需要在拍摄、制作流程上做很多改变,比如化妆、打光都有很大的挑战,包括拍摄文件容量太大,已经改变了后期制作的流程,有很多挑战。现在大家都很在意高帧率和4K分辨率等话题,实际上高动态范围、高对比度、高亮度还有更棒的色彩,对画面的提升也非常重要,会让你看到更多画面里的细节,所以说这些方面也是需要关注的,同时这些方面的优异表现也正是杜比视界激光放映机一直追求的。
 
很多放映机都已经开始支持4K分辨率,但即便是放映4K的拷贝,也没有觉得画面质量有特别显著的提升,原因是什么?
Pascal Sijen:关于如何提升画面质量,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对画面的感知并不完全取决于分辨率这一个指标,亮度和对比度影响也很大,现在大家觉得4K的价值没有得到体现,正是因为目前支持4K的很多放映机的对比度是低于普通放映机放映2K的对比度的。所以杜比实验室还在寻找新的空间,去提升画面质量,看还有哪些是值得我们继续探索的。目前杜比视界的放映机能支持48帧4K和120帧2K的放映,内容制作者们对于现有的技术支持还是很满意的,未来如果有更新的东西想要去尝试,我们也会提供技术支持;相应的,我们如果发现有哪些新技术能提升画面也会去尝试,杜比就是这样一家公司,不断地去尝试新的东西,通过创新去提升娱乐体验,所以我们会一直不断地去发现和探索。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会掀起追逐电影技术的浪潮吗?高帧率是不是电影的未来?
      Pascal Sijen:电影技术从胶片时代转向数字时代,极大的推动了电影领域的创新,在那之后电影相关的创新变化很多也很快。我们当然期待有更多的创新到来,这样会吸引更多的观众去电影院看电影,杜比影院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们在技术领域有创新,吸引更多的影迷和观众回到电影院来享受电影。
 
下一个能带来革新的技术会是什么?
      Pascal Sijen:我们也不太能预测到底电影下一个突破的技术是什么,很多从事技术工作的人觉得技术能够预知未来,但是电影的未来是电影内容决定的。好的技术还是为好的内容服务,所以还是要伟大的导演们引领电影往前走,他们将合适的技术融入到作品中,才会得到观众的认可。
 
      从杜比实验室来说,我们和内容创作者都有非常密切的合作,这就像从胶片过渡到数字时代,虽然是一次很大的飞跃,不过很多胶片能带来的体验并没有承接到数字时代,比如高对比度、高分辨率等等,这些是我们想要再拿回来的。导演、以及从事后期制作的人士对杜比视界都赞誉有加,导演们非常喜欢用这样的技术提高对比度,实现更多细节的展现,因此杜比影院从一定意义来说是帮助电影把胶片时代一些非常好的视觉体验带回到数字电影时代。
 
现在看来,杜比影院的3D眼镜价格较高,是否有办法能降低价格?
      Pascal Sijen:3D眼镜的成本确实有点高,它不是抛弃型的3D眼镜,设计出来是要重复使用的。所以在设计和生产中,就要保证它一定要经久耐用,能使用几百上千次,所以你会发现它很结实。另外,我们也在逐步改善3D涂层技术,而且又有新的激光放映机支持,所以成本也是在不断下降的。
 
另外我们也做了一些特制眼镜,让影院和观众有更多选择,不过正如上面所说,我们不是抛弃型的眼镜,所以不会针对每一部电影都开发主题眼镜。
 
杜比影院目前针对的都是大厅,未来会不会分档次、根据不同影厅提供不同的方案,包括使用荧光粉激光放映机,降低建设成本?
      Pascal Sijen:单就杜比影院来说,我们对所有的影院只提供一种标准。我们也认识到成本高的问题,但是我们和影院的双方合作有很好的模式,大家互惠共赢,也会通过技术上的不断创新更好的控制成本。但是在理念上,我们希望提供一致性的体验,不管你去哪里,只要看到杜比影院的标志,就知道能获得怎样的视听体验。
 
      当然,我们不对外具体讨论商业模式的细节,但我们有一个很灵活的商业模式,保证在影城当地是最合适的。事实也证明,这个模式对于合作双方都是很成功的,AMC计划在2018年底前在美国总共开160家杜比影院,万达也打算加快杜比影院的建设。
 
怎样看中美电影市场的相同和不同?
      Pascal Sijen:首先我们很感叹着两个市场给我们的反馈都很令人振奋,接受度很一致。在美国和中国,我们最大的合作对象是AMC和万达,量级也是最大的。当然,我们在美国发展的时间稍长一点,就有更多的数据,在中国也有相近的反馈,尤其是通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杜比影院在中国获得很大的成功。两个市场发展的都很好,都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柯永德:看上去中国观众比美国观众更幸运,因为他们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导演带来的不同类型的作品,有好莱坞大片,同时也有各种类型的国产大片。你可以先看《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再看《我不是潘金莲》,观众能够获得的体验是,在全黑的影厅里只看到一个圆形的画幅,这非常奇妙;接着就又迎来了《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下子有三部杜比视界的电影上映,杜比影院都快排不过来了,当然这意味着观众也有更多的选择。我们也会积极和片方合作推进杜比视界格式的电影发行,带来更多、更好的电影给观众。